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龚派 > 翁偶虹先生谈龚派老旦卧云居士

http://micaelahoo.com/gp/26.html

翁偶虹先生谈龚派老旦卧云居士

时间:2019-08-09 06:0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翁偶虹先生谈龚派老旦卧云居士

  出名编剧 戏曲评论家

  唱工老旦,自从龚派构成当前,绝大大都的演员都是宗法龚派的。有两位业余演员,都以学龚而成名,一位是松介眉,一位是卧云居士。与松介眉同时的业余演员卧云居士学龚派也是很出名的。卧云居士是旗箱人,原名玉静尘,有时冠用老姓,也叫赵静尘。

  他先从谢宝云、罗福山学艺,时常在言乐会过排,与言菊朋等同台表演。后来又拜龚云甫为师,艺术上有很大的前进。他在庥花胡同继家票房、口袋胡同和声戏园演唱的时候,非论什么戏启齿一唱,真是“纲口子甜”,使人很容易想起龚云甫来。

  【西皮导板】

  来在午门下车辇

  【西皮流水】

  有劳三姐把娘搬 站立在金殿用目看

  九龙口坐定薛平男 人人道他花郎汉

  又谁知他否极泰来

  一朝皇帝驾坐在金銮

  回头便把宝钏唤 为娘言来听根源

  我的儿目力眼光看得远 今日才把那凤衣穿

  三姐搀娘上金殿

  【西皮流水】

  代战女恰似活天仙

  怪不得贤婿不反转展转 被她环绕纠缠一十八年

  你二人搀娘上金殿

  参王驾来我再问金安 辞别万岁下金殿

  【西皮流水】

  回头来只见王相官

  你说养女无益处一女胜似十个男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又掌兵权

  老身我封在昭阳院 一日三餐去问安

  来来来随我到养老院

  后来他也加入班社,“正式下海”,但因为嗓音时好时坏,职业表演的时间不太长。他的嗓子,与龚云甫一样是生成的“雌音”,娇凌好听,他又当真地进修了龚派唱法的负气用气、吐字行腔,连系“衰音”,用“脆、涩、娇、揉”表示出来,在承继龚派的唱腔上,能够说是完好无损。

  不外他的力量薄弱,有时气是如许用了,而力量贯不到,又塌了下来,以致很好的一段唱呈现了缺陷。例如他唱《岑母归汉》中的一段二黄慢板就有这种现象。这出戏又叫《棘阳关》,演的是西汉末年王莽篡位,命岑彭镇守棘阳,刘秀诡计复国,用计将岑彭的母亲诓到汉营,借以收服岑彭。剧作者是怜悯刘秀的,在这段唱里先表示了岑母否决王莽的表情,为岑彭母子归汉打下了思惟根本。(摘自翁偶虹《谈龚派老旦的唱腔》)

  卧云居士《岑母归汉》唱片

  【二黄慢板】

  恨新莽谋汉室乱把朝掌

  最可叹忠良臣远避异乡

  我的儿在棘阳身为县长

  怕的是那莽贼不克不及悠久

  【二黄散板】

  我的儿与马武沙场对垒

  命老身到阵前往解重围

  但愿的不肖子早早服罪

  但愿得早降汉诛灭此贼

  京剧三鼎甲一周年总目次前往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