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锁麟囊 > 锁麟囊(程派京剧)_百度百科

http://micaelahoo.com/sln/4.html

锁麟囊(程派京剧)_百度百科

时间:2019-08-05 23:33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是一个多义词,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共7个义项)

  ▪豫剧名称

  ▪词语注释

  ▪2009年京剧片子

  ▪1966年香港片子

  ▪2011年秦腔片子

  查看我的珍藏

  (程派京剧)

  锁麟囊是“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先生的代表作。由出名剧作家翁偶虹在1937年编剧,内容取自《剧说》中一个小故事,讲述了一个善良的大族蜜斯,在富贵无常的人世中,若何因昔时的仗义助人而得报恩和救助的动人故事。1940年5月首演于上海黄金戏院,直到今天,该剧常演不衰,可谓是京剧舞台上的一棵常青树。该剧在声腔艺术、唱词放置上的成绩在程派剧目中独居魁首,以至在整个京剧界的地位亦是举足轻重。

  《锁麟囊》别名《牡丹劫》,取自《剧说》中一则引自《只麈谭》的故事,是出名剧作家翁偶虹在1937年应程砚秋之约而作

  剧名”锁麟囊“源自剧名中的环节道具,锁麟囊就是绣有麒麟的“锦袋”、“钱袋”。在我国古代山东一带,女儿出嫁上轿前,母亲要送一只绣有麒麟的钱袋,里面装上珠宝首饰,但愿女儿婚后早得贵子。这只钱袋锦袋也叫作“锁麟囊”。含麒麟送子之意,是古时候祈子法的一种。

  “选嫁妆”一折

  “春秋亭”一折

  “归宁”一折

  “朱楼”一折

  “三让椅”一折

  “大团聚”一折

  登州富户薛氏门中之女薛湘灵许配给周庭训,嫁前按本地习俗,薛老汉人赠女锁麟囊,内装珠宝甚多。成婚当日,花轿在半途遇雨,至春秋亭暂避;又来一花轿,轿中为贫女赵守贞,因动人情冷暖而啼哭。问清启事后,薛湘灵仗义以锁麟囊相赠,雨止各去。

  《春秋亭》一折中扮演薛湘灵的程砚秋

  六年后登州洪流,薛、周两家避祸,湘灵失散,独漂流至莱州,偶遇娘家老奴胡婆,胡婆携湘灵至本地绅士卢胜筹所设粥棚,刚巧卢员外正在为其季子天麟雇保姆,湘灵应募。一日,湘灵伴天麟游戏于园中,触景伤情,百感交集,顿悟贫富无常。天麟抛球入一小楼,要湘灵上楼为其拾取,在楼上,湘灵找球时猛然见到六年前本人赠出的锁麟囊,不觉感泣。本来,卢夫人即赵守贞,见状盘诘,才知面前的这位“薛妈”即是六年前激昂大方赠囊的薛蜜斯,遂敬之如上宾,薛湘灵一家团聚并与卢夫人结为金兰之好。

  民国期间,风气维新,一些经常收支戏园的文人,或因政治理想,或为逃避现实,或想改良戏剧,起头与一些当红演员,即名角儿往来交友,为他们编立异戏,改写旧戏。恰是在此期间,翁偶虹结识了程砚秋,起头为程砚秋写戏。

  在创作《锁麟囊》以前,翁偶虹为程砚秋写了《瓮头春》。某一天,程砚秋把翁偶虹请抵家里,委婉地提出,伴侣们都说《瓮头春》写得不错,也适合他演,但他表演的悲剧其实太多了,《金锁记》《鸳鸯冢》《青霜剑》《文姬归汉》《荒山泪》《春闺梦》等,举凡程砚秋的代表作,都是悲剧,因而但愿能排一出喜剧,不晓得翁先生肯不愿写。翁偶虹起头还有些犹疑,待程砚秋拿出材料,交与他后,便欣然接管了。

  程砚秋交给翁偶虹的材料,就是焦循的《剧说》。此中有一则引自《只麈谭》的故事,惹起了程砚秋的乐趣。故事本身很简单,说的是,一贫一富两个出嫁的女子,偶尔在路上相遇,大族女怜悯贫家女的出身,解囊相赠。十年之后,贫女致富而富女则陷入贫苦之中。贫女耿耿思恩,将所赠之囊供于家中,以志不忘。最初两妇相见,感伤今昔,结为儿女亲家。其时就有人说,这个故事若是交给洪升孔尚任——他们都是清初出名的戏曲家,时人有“南洪北孔”之称——必定“是一本绝好传奇矣”。

  于是,翁偶虹就做了新时代的洪升和孔尚任了。在他手里,这个只要数百字的平淡故事很快演化为一出饶风趣味而又发人深省的喜剧。1940年5月,《锁麟囊》首演于上海黄金戏院,程腔之新,程腔之美,使观众大为惊讶,反应十分强烈热闹,赞誉之声鹊起。

  焦循《剧说》卷三:

  《双麈谈》又云:“徽歙间,某年月嫁娶日,适两新妇舆同憇周道。一极贫女,一极富女。始而皆哭,久而贫女哭独哀。富女曰:‘远父母,哭固当。若是其哀欤?’命伴媪舆侧叩之。贫女曰:‘闻夫君饥饿莫保,今将同并命耳,奚而不哀!’富女心恻,解钱袋赠之,盖上舆时祖母遗嫁物也。贫女止哭,未及道姓氏,各散以去。抵门,情状萧索,新郎掩叹迎妇入,忍泪告曰:‘吾家固贫,填沟壑分也;今以累君,何如?’妇以钱袋付之。开视,则黄金二锭,重四两许。易银三十余两,以其零市钱米酒馔,行合卺礼。问金之所来,妇语以故。乃合夥经商,一岁中获利数倍,凡贸迁无不如志。不十年,成巨富。苦不知赠金者何人,心怀歉恨。于宅后起楼,供钱袋祀之,以志不忘。顾大族女於归后,夫家、父家,连被回禄,继以疾疫,屡遭破败。十年以内,如水刷沙,赀财立尽。贫女财既丰,又得男,谋所以乳之者,遍觅无当意者。媒妪以大族女荐之,甚合。两妇相见,相互敬爱,谊如姊妹,都不知途中曩日事。越一岁,乳娘抱儿往后楼礼拜,见钱袋,视之,所绣花物,类己针法,忽念旧事,不觉泪下。婢詗之,告主妇。问哭之故,则曰:‘记嫁时途中曾以此物赠贫女,不意吾今日之贫。感伤今昔,故痛心耳。’主妇语其夫,明日请族长、四邻,及乳媪之翁,奉酒安位,肃若上宾,佳耦再拜曰:‘愚佳耦以待填沟壑之身,藉此享有今日。日思报德,靡道之从。今天诱其衷,幸赐识认。赀财若干物,皆钱袋中物也。物归原主,宜也。’乳媪曰:‘是何言欤?发富是君家大福气,我何与焉?钱袋倘在我家,亦同尽耳。必欲成君高谊,还钱袋原赠物倍之,足矣。’众宾曰:‘前兹道旁之赠,仁也;今兹倾家之还,义也。穷力尽心,加以辞让,德之美也。众宾与有光宠焉。愿居间剖分之,俾仁义各不相伤,可乎?’乃依众宾剖分之,而世为婚姻,以仁义世其家。”朱青川云:“此事若付洪昉思、孔云亭诸君,佐以曲子、宾白,竟是一本绝好传奇矣。”

  《锁麟囊》的文学档次之高在京剧剧目中可谓执盟主者,罕见的是在不与保守技法和程式冲突的环境下,妙词佳句屡见不鲜,段落布局小巧新颖,情节设置张弛有度。声腔艺术上的成绩在程派剧目中独居魁首,在整个京剧界的地位亦为举足轻重。

  一般来说,京剧唱词都是很规整七字一句或十字一句,但程砚秋要求翁偶虹写长短句。好比薛湘灵在花圃一折中有如下唱词:“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叫我收余恨、免娇嗔、且改过、改脾气,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在三让椅一折中又有如许几句唱词:“在轿中只感觉暗无天日,耳听得,风声断,雨声喧,雷声乱,乐声阑珊,人声呐喊,都道是大雨倾天。”,“轿中人,必定有一腔幽怨,她泪自弹,声续断,似杜鹃,啼别怨,巴峡哀猿,动听心弦,好不惨然。”这种句式,在保守京剧里是底子没有的。而程砚秋就根据文学描述和人物需要,缔造出顿挫参差、疾徐有致的新腔,并把唱腔和身材融合在一路,使程式化表演装满了实在的人世感情和惊人美感。

  《伶人旧事》章诒和评价

  高雅奇特的声腔艺术,人人可体味而又体味不尽的人情冷暖,带着几分温暖难过,一会儿抓住上海观众的心。连演10场,10场皆满。到了第十一天,改演《玉堂春》,可观众不承诺。再演《锁麟囊》的时候,就呈现了程砚秋领唱、大师合唱的动情面景。

  《中国京剧·程派完全手册》评价

  此剧(指《锁麟囊》)程先生(砚秋)创出了顿挫参差、疾徐有致、婉动弹人的新腔,并与身材联系起来,从表演全体上考虑,频频推敲,使之严丝合缝。所以,他对唱腔所表示的内在感情吃得很透,传达词意,声情并茂,融唱腔与身材于一炉,而且与舞台节拍的进行熨帖分歧。

  翁偶虹(1908---1994),出名戏曲作家、理论家、教育家、地方文史研究馆馆员,北京人。原名翁麟声,笔名藕红,后改偶虹。翁偶虹青年期间就读于京兆高级中学,业余常以票友身份登台。结业后努力于戏曲研究,常与黄占彭、程茂亭、关醉禅等名票同台。1930年中华戏剧专科学校成立,翁被聘于该校兼课。1934年于中华戏曲专科学校任编剧和导演。1949年当前在中国京剧院任编剧。1935年被聘用为中华戏剧专科学校戏曲改良委员会主任委员,1974年退休。1994年6月19日病逝于北京,享年86岁。

  翁偶虹终身编写脚本(包罗移植、拾掇、改编)100余本,最为人们熟知的作品有《锁麟囊》《将相和》《响马传》《大闹天宫》《李逵探母》《红灯记》等。

  程砚秋(1904-1958),男,京剧花旦四大名旦之一,程派艺术的创始人。程砚秋原名承麟,满族。北京人,后改为汉姓程,初名程菊侬,后改艳秋,字玉霜。1932年起改名砚秋,改字御霜。

  程砚秋艺术创作勇于改革缔造,舞台表演唱腔讲究音韵,重视四声,并按照本人独有的嗓音特点,缔造出了一种幽咽委婉、若断若续的唱腔气概,构成独有的特点。

  次要代表剧目有:《青霜剑》《春闺梦》《荒山泪》《文姬归汉》《锁麟囊》《女儿心》《亡蜀鉴》《碧玉簪》《马昭仪》《玉镜台》《赚文娟》《聂隐娘》《梅妃》《沈云英》《孔雀屏》《玉狮坠》《龙马姻缘》《梨花记》《风流棒》《勘情记》《陈丽卿》《英台抗婚》等。

  “选嫁妆”一折

  【四平调】

  怕流水韶华春去渺,一样表情别样娇。

  不是我无故寻懊恼,如意珠儿手未操,啊,手未操。

  程砚秋再传门生迟小秋扮演薛湘灵

  细心观瞧,细心选挑,锁麟囊上彩云飘。

  似良骥不应多麟角,形同蛟龙四蹄高。

  是何人将囊来买到,速唤薛良再去选挑。

  :这段四平调是薛湘灵挑选嫁奁时的唱腔。起头得极其精练,最先出此刻人们面前的是薛府家丁们,他们为了薛湘灵的嫁奁而人仰马翻,薛湘灵在人们的千呼万唤中简短地露了一个面,在全府人焦头烂额的辅垫下羞答答的轰轰烈烈的出嫁了。这段唱腔,把薛湘灵一个令媛大蜜斯的娇憨、拘谨的神志,表示的极尽描摹。

  “春秋亭”一折

  【西皮二六】

  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寥寂?

  程派再传门生张火丁扮演薛湘灵

  隔帘只见一花轿,想必是新婚渡鹊桥。

  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鲛珠化泪抛?

  此时却又大白了,

  【西皮流水】

  世上何尝尽富豪。

  也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痛哭嚎啕。

  轿内的人儿弹别调,必有隐情在心潮。

  【西皮流水】

  耳听得悲声惨心中如捣,同遇报酬什么如许嚎啕?

  莫不是夫郎丑难谐女貌?莫不是强婚配鸦占鸾巢?

  叫梅香你把那好言相告,问那厢因何以痛哭无聊。

  【西皮流水】

  梅香措辞好倒置,不应人前乱解嘲。

  怜贫济困是邪道,哪有个袖手傍观在壁上瞧?

  蠢才问话太潦草,不免思疑在心梢。

  你不应(想必是)人前逞骄傲,不应(定是)词费又滚滚。

  休要噪,且站了,薛良与我去问一遭。

  【西皮流水】

  听薛良一语来相告,满腹骄贵顿雪消。

  世态炎凉凭天造,谁能(何不)挪动它半分毫。

  我嫌不足她正少,她为饥寒我为娇。

  分我一枝珊瑚宝,安她半世凤凰巢。

  忙把梅香低声叫,莫把姓名信口哓。

  【西皮流水】

  这都是神话凭空造,自把珠玉夸富豪。

  麟儿哪有神送到?积善才生玉树苗。

  小小囊儿何足道,救她饥渴胜琼瑶。

  : 出门时的风和日丽,变成了春秋亭外风雨暴,贫与富同在一个屋檐下避雨,可是因为贫富差距现于面前,贫富的对比额外伤怀。晓得即使是“新婚度鹊桥”,可世上并不是“尽富豪”,于是“分我一枝珊瑚宝,安她半世凤凰巢”,于是“叫梅香,莫把姓名你信口晓”。何等罕见,大族女子也许不知生计艰难,可是的心地是善良的,虽贵为令媛,率性挑剔,但此刻却极尽惜弱怜贫,激昂大方解囊。之前的“刁蛮”转为狡猾,让大师把本来对她的厌恶转为喜好,这时倒极为可爱了。平等、泛爱的主题呼之欲出。把一个令媛蜜斯的锦心绣口表示得极尽描摹。

  “归宁”一折

  【西皮摇板】

  欣逢这日晴和回家望探,哪有个青丝发任你摘玩?

  程砚秋再传门生迟小秋扮演薛湘灵

  我与你买竹马小试天井,这是我疼爱他娇纵千端。

  【西皮原板】

  新婚后不感觉白驹过隙,驻芳华照旧是玉貌红颜。

  携娇儿坐车中长街游遍。

  【西皮散板】

  又听得号哭声动地惊天,却为何众苍生纷纷逃窜?

  见此情倒叫我胆战心寒,叫车夫改程途忙往反转展转。

  【西皮散板】

  顷刻间又来到另一个世界,叫梅香唤院公为何不来?

  腹内饥唤郎君他也不在,却为安在荒郊不见亭台?

  恍惚间与世人同把舟载,莫不是应验了无情的水灾?

  老娘亲她必定波中遇害,薄命的大器儿鱼腹葬埋。

  见胡婆好一似空山闻籁,你可曾见我夫儿与我萱台?

  听他言把我的肝肠痛坏,你随我回家乡寻找尸骸。

  一席话惊的我如梦方解,看见了年迈人想起萱台!

  :一大段低回委婉的散板唱腔与前面温暖夸姣的摇板、原板构成强烈对比。散板唱腔中同化着与胡婆的对白,此时薛湘灵的行头也换成了蓝褶子外罩黑坎肩,与之前光鲜明丽的抽象构成对比。到此时,剧情发生严重转机。

  “朱楼”一折

  【二黄慢板】

  一顷刻把七情俱已味尽,

  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

  【快三眼】

  我只道铁富贵终身必定,

  又谁知人生数顷刻分明。

  想昔时我也曾撒娇使性,

  到今朝哪怕我不忆前尘。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改过、改脾气,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可怜我平地里遭此贫苦,遭此贫苦,我的儿啊!

  把麒儿误做了本人的宁馨。

  忆昔时出嫁时娘把囊赠,

  宜男梦在囊上绣个麒麟。

  到现在囊赠人娘又丧命,

  亲娘丧命,我的娘啊!

  令郎醒我侍奉且莫大声。

  令郎命敢不遵把朱楼来进。

  我只得放斗胆四下找寻。

  陡然里见此囊仍然还认,

  分明是出阁日娘赠的锁麟。

  到现在见此囊犹如黑甜乡?

  我怎敢把此事细追随,从头到尾细心地申明。

  手托囊思旧事珠泪难忍。

  :这段唱词是薛湘灵的在卢府作保姆,误把卢府令郎当成本人儿子时所唱的。

  人的通病就是永久在幸福的时候不知爱惜,往往都在失意之后才会悔怨,才会反省。幸福的时候总感觉不敷,想要更多,就像薛湘灵在出嫁前,对绣鞋的要求是:“鸳鸯要两只,一只戏水的,一只会飞的”还要“莫绣鞋尖上,提防走路磨”。在阿谁年代,当一个女人对于糊口的要求曾经详尽到了鞋尖上,是多大的光彩,而谁又能想到几年之后本人便沦作了他人仆众。身上穿戴破衣破裙,回忆起昔时的富贵当然心酸,至于说“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对于薛湘灵来说,却是过谦了。薛湘灵是有资历反省和回忆的,由于在她富华的时候仍然连结着一种“她为饥寒我为娇”的清醒,以至能够说,她对于未来是倒霉是有思惟预备的,至多,是有概念的,所以她可认为本人的倒霉啼哭。只要在享受的时候能想到别人的疾苦的人,才能在本人也经受磨练时要求别人的怜悯,反之,爬高时不计后果与粉碎的价格,摔低时再痛哭流涕,非论是真心悔悟仍是一种权宜之计的表演,都是行欠亨也不成托的。有良多良多工具我们能够健忘,可是万万不克不及健忘了老天爷还有一番教训在等着本人,人生其实也很公允,满意得过分分,往往就得到了失意的资历,路也就回不了头了。

  一场无情的水灾,使薛湘灵与母亲、丈夫、儿子骨肉离散,无法之中到卢家做了保姆。在看护卢家小少爷的时候,不由想起本人的儿子,此时的薛湘灵心里百感交集。这段唱腔充实展示了薛湘灵的复杂的心境。

  “三让椅”一折

  【西皮原板】

  当日里好风光忽觉改变,顷刻间日色淡似坠西山。

  程砚秋嫡传门生王吟秋扮演薛湘灵

  在轿中只感觉暗无天日,耳听得,风声断、雨声喧、雷声乱、乐声阑珊、人声呐喊,都道说是大雨倾天。

  那花轿必定是因陋就简,隔帘儿我也曾侧目偷观:

  虽然是古青庐以朴为简,哪有这短花帘、旧花幔、参差流苏残缺不全?

  轿中人必定有一腔幽怨,她泪自弹、声续断,似杜鹃,啼别怨,巴峡哀猿,动听心弦,好不惨然!

  于归日理该当喜形于面,为什么悲切切哭得可怜!

  那时节奴嫁妆不下百万,怎奈我在轿中何故周全。

  孔殷里想起了锁麟囊一件,囊虽小却能做续命根源。

  有金珠和瑰宝光华光耀,红珊瑚碧翡翠样样俱全。

  还有那夜明珠粒粒成串,还有那赤金链、紫英簪、白玉环、双凤錾、八宝钗钏一个个宝孕光含。

  这囊儿虽非是千古稀有,更衣食也够她糊口几年。

  :这段唱是薛湘灵向卢夫人即赵守贞论述,回忆昔时出嫁时的情景。好像水墨画一般,当日里的那一幕就那样地迎面向你扑过来。在卢夫人的查问下,薛湘灵娓娓道出昔时出嫁时遇雨的情景,两人一问一答,昔时的景象又一次呈此刻面前。

  ②脚本创作出来当前,程砚秋对其很对劲,只是提了三个看法,此中之一就是关于“三让椅”一折。翁偶虹原作是赵守贞要薛湘灵回忆六年前婚嫁的情景及在春秋亭避雨赠囊的颠末时唱一大段的西皮原板,而程要求翁把整段原板分做三节,在每一节中穿插着赵守贞三让座的动作,暗示薛的回忆证明了赵的想象,先由旁座移到上座,再由上座移到客位,最初由客位移到正位,如许场上的人物就会动了起来,不显得枯唱机器。

  “大团聚”一折

  【西皮二六】

  换珠衫照旧是富贵容样,莫不是心头幻我身在梦境。

  程砚秋私淑门生新艳秋扮演薛湘灵

  猛昂首见老娘笑脸相向,儿的娘啊,问一声老娘亲你来自何方?

  这才是脱危难善者神佑。

  我的儿呀,见我儿不由我喜笑很是,老天爷他还我珠归掌上。

  望官人休怪我干事慌张。

  这几句衷肠话官人细想。

  莽官人羞得我脸似海棠,到此时倒叫我有话难讲。

  啊,儿的娘啊,儿不知因何以换了衣裳。

  望母亲与孩儿做个保障,问一声卢夫人便知端详。

  这才是此生难意料,不想团聚在今朝。

  回顾富贵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骄傲。

  种福得福如斯报,愧我当初赠木桃。

  【唱词赏析】

  这段唱是薛湘灵和亲人重逢时所唱。此时的薛湘灵悲喜交集,羞惑并存,豪情比力复杂,所以在[二六]中又接收了[原板][慢板][南梆子]的旋律,特别是在[二六]的节拍里加进两个[哭腔],更是具有很大的缔造性。

  唱段的头两句用的是[二六的根基曲调,表示薛湘灵对于面前发生的突变仍然感应迷惑不解,仿佛黑甜乡的表情。“猛昂首”一句后面,加了一个[哭腔],这个[哭腔]完全在[二六]的节拍里。紧接着“问一声老娘亲来自何方”这个问句里的“来自何方”四个字又糅进了接近[原板]的旋律。“脱危难善者神佑”一句为上句,紧接着是一个哭腔“我的儿啊”,承先启后,很天然地转入“见我儿”。这个[哭腔]也是在[二六]的节拍里,表示了一种欣喜交集的豪情。“见夫”一小段里“望官人休怪我干事荒诞乖张”一句,溶进了[西皮慢板]的旋律,“莽官人羞得我脸似海棠”又接收了[南梆子]的曲调,比力好地表达了薛湘灵的羞怯和难言之隐。整个唱段虽然接收了各类素材,作了较大的改革,但听来天然、顺畅,浑然一体,充实而又得当地表示了人物悲喜交错的复杂豪情。

  灾忧伤去、前嫌尽释、一家团聚。这是何等令人欢快的工作啊。这段[西皮流水]把薛湘灵一家大难不死,积善得报的喜悦表情天然的表示出来。给人们留下了无限的回味,全剧在大团聚的飞腾中竣事。

  1949年6月26日,周恩来在中南海找来周扬刘芝明阿英田汉崔嵬马少波等人,研究成立戏曲工作带领机构的问题。7月,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朱德到会作主要指示,周恩来作政治演讲。在700余名代表中,第458号代表是程砚秋。他自动向大会提交了《鼎新平剧的三项书面建议》。这份建议书写得很是具体,很是专业。好比,他说“对旧有的戏曲形式和技巧,必需做完全地领会,再推敲动手,不然冒失处置,会变成不易挽救的大错”。他还要求成立国度剧院、国度戏曲音乐博物馆以及国剧学校等。

  1949年11月3日,地方文化部设立戏曲改良局,简称戏改局。在这个局召开的第一次戏曲工作会议上,局长田汉明白了戏改的次要内容——对剧目标核定、点窜和创作。“要使旧形式敏捷为人民办事”,让“旧戏曲”成为“新文艺”的一部门。而实施戏曲审查,就是要以“人民公共的立场评价旧戏曲”,按照人民的选择来决定戏曲内容的选择。自此,不管程砚秋在政治上如何积极,不管他与周恩来、贺龙陈毅以及周扬等高官在私家交往上连结着如何的优良关系,他的上百个剧目,却被逐个停演。到1953年,答应上演的194个剧目里,程派戏只要《文姬归汉》《朱痕记》《窦娥冤》《审头刺汤》四个,新排的《祝英台》也未纳入上演打算。

  1955年,周恩来建议为程砚秋拍摄一部舞台艺术片。周恩来要求剧目标选择,应能通过一个剧目来归纳综合程砚秋的多方面艺术成绩。程砚秋起首提出本人最抱负的戏,也是本人最喜好的戏就是《锁麟囊》。但上边毫不退让,对峙认为它是个宣扬“阶层和谐论”的戏,连点窜的可能性也不具有。大要是周恩来做了思惟工作,程砚秋只好妥协了,选择了以祷告和平否决和平为主题的《荒山泪》。

  1958年3月7日,在他疾病缠身、归天的前两天,中国戏曲研究院派人探视他。极其虚弱的程砚秋又动情地提到了《锁麟囊》,面临着满脸的病容和满心的诚心,探视者一点没客套,直截了当道:“《锁麟囊》这出戏是不克不及再唱了。”

  一出《锁麟囊》于程砚秋而言,犹如一场梦。这梦何其长也。翳影不去,人的命就熬不外梦了。程砚秋不断惦念取《锁麟囊》,可至死也没答应他再演《锁麟囊》。

  .2008-06-21

  援用日期2012-06-16

  《中国京剧》杂志社

  .中国京剧·程派完全手册

  :《中国京剧》杂志社

  ,2004-12

  .CCTV空中剧院论坛

  .2014-05-18

  援用日期2015-06-30

  .翁偶虹戏曲论文集

  :上海文艺出书社

  ,1985

  程砚秋三子程永江先生口述

  .2009-05-25

  援用日期2012-06-16

  词条标签:

  锁麟囊图册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47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9-05-08)

  凸起贡献榜

  hattie119

  “选嫁妆”一折

  “春秋亭”一折

  “归宁”一折

  “朱楼”一折

  “三让椅”一折

  “大团聚”一折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

相关资讯